幻灯片-iYUMO|生活志
幻灯片-iYUMO|生活志

父亲。

文:今天小熊不吃糖
刚刚去看过我爸,心情沉重而无奈。
我的父亲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,病情复发已经三四年了,半年以来家人一直在偷偷给他服药,状态好了一些,可是烟抽得非常凶。因为意识迷糊、年龄越来越大,非常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出其他状况。
在大多数人的印象或者电视剧作品中,精神病人都是张牙舞爪、疯疯癫癫、或者痴傻蠢笨的样子,我的父亲在我7岁的时候第一次发病,在后来二十年的时光中,多次复发住院治疗,从小到大,我无数次出入精神病院,见过许许多多父亲的病友,我可以负责任的说,康复后的精神病人和正常人的精神状态没有任何区别,大家从电视或者报纸上看到那些疯癫甚至暴力躁狂的病人,是极少的,大多数精神分裂者都不是那样——他们心灵脆弱,非常渴望外界的尊重与接纳,有些即使康复了,也要终身承受外界的歧视,巨大的心理压力,也许就是下一次复发的诱因……
每当我看到网上转发的那些异装癖、裸奔的图片和大家嘲笑讽刺的评论,心中都会特别无奈与痛苦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明显是精神疾病患者,他们不是大家口中的“疯子”、“神经病”甚至“变态”、“白痴”,他们只是生了病的病人,正因为精神上的脆弱,他们更需要社会的关爱与认可,为什么我们能同情盲人、肢残人士,却对同样生病的他们那么残酷苛刻呢?
小时候,因为还在上学、没有收入,当时最发愁的就是父亲生病后如何送他去医院,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,我和父亲、奶奶、姑姑还有伯伯住在一起,父亲犯病的时候家里人并不着急送他去医院,那时候年龄小,总觉得是因为钱,家人因为舍不得花钱所以不管他,等到年龄越来越大,毕业了,开始工作,从拿到第一笔收入那一天,就开始有意识的存钱,我内心一直暗暗告诉自己,如果父亲再出现问题,我一定不要让他没有钱住院……可这几年来,让我头疼的不是父亲的住院费,而是如何送他去医院。
精神疾病医院并不像大家以往的印象中,打个电话,就会有穿白大褂的医生开着救护车拿着担架抬走病人,基本上所有的精神病医院,如果病人没有暴力倾向、没有伤人伤物,是不管接送的,可是大多数如我父亲这样的病人,他们很温和,不会伤害别人,但意识已经有些糊涂的他们,都会认为自己很正常,没有病,绝不会同意去医院——前几年因为经常有人进京上访或被人恶意报复被送到精神病医院,国家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,不但出台规定,不准精神病医院接送病人入院,还颁布条款,即使是直系亲属送病人入院,也要得到病人本人的同意,医院才可接收治疗——当我第一次从医生口中得知这条规定的时候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有正常智商的、国家性的、针对精神病人治疗康复的规定——连三岁小孩都明白,如果精神病人承认自己有病、愿意主动入院治疗,那还叫精神病人吗???
前几年入院,因为还没有这条规定,家里都是千方百计把他骗进去,那时候父亲的定点医院在房山,每周去探望他来回路途要四五个小时,各中艰辛自不必说,现今,已经成人的我,不再为物质担心,自认有能力照顾好他,却连送他住院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到……
当想去面对,却不知如何解决的时候,逃避反而成了对自己最大的惩罚。
从小到大,我只跟极少数身边的朋友提起过家里的这些事,不是担心歧视,而是为了避免同情,我是一个性格倔强的人,而父亲是我心中最痛的软肋。
写出这篇文字需要勇气,只是希望能给与我相同经历的人鼓励,也给我自己鼓励,因为国家医疗政策的不健全,很多和我以及我父亲相同经历的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苦——这些压力与痛苦,大部分不是来自于疾病本身,而是来自周围的不理解与不尊重。
这是一篇不知如何结尾的文字,因为想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,只希望父亲能快乐,否则,我的幸福再多,也仍不完满。

图片[1]-父亲。-iYUMO|生活志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