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【腐女想甚麼?】女孩都有腐基因? 資深腐女︰只需觸動她的按鈕

低调腐女求生记 与陌 来源:香港01 2年前 (2020-05-25) 19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【腐女想甚麼?】女孩都有腐基因? 資深腐女︰只需觸動她的按鈕
撰文:

 

【腐女想甚麼?】女孩都有腐基因? 資深腐女︰只需觸動她的按鈕

諾藍最初萌上日本兩位聲優,才開展「腐」的生涯,上圖是她早年的作品──鈴村健一(左)和櫻井孝宏(右)的卡通插圖。(吳鍾坤攝)

諾藍,資深腐女一名,十多年「腐」的生涯中,由一個動漫讀者,在約6年前,晉身成為BL同人漫畫家(同人,全稱同人誌,日文為Dojinshi,是一群有共同喜好的人走在一起,創作和出版的刊物,在近代多為漫畫創作。),將幻想演化現實作品,近幾年,她因工作太繁忙,已經沒有空閒時間作畫,無奈重返單純作為讀者的路上。

從早前一班腐女、腐男訪問中,不難發現,他們墮入「腐界」的過程有著同一模式,例如他們大部分都是先接觸日本動漫、漫畫作品如《百變小櫻Magic Card》、《家庭教師Reborn》,再在網上「誤入」BL(Boys’ Love)網站,開啟了「腐」領域。

諾藍成為腐女的過程,次序有點不同。雖然「腐」的靈魂早在閱讀《百變小櫻Magic Card》漫畫時已蠢蠢欲動,但當時是初中生的她對桃矢(女主角小櫻的哥哥)與雪兔(人類身分是桃矢的好朋友)之間的曖昧舉動,不但沒有抗拒或反感,反而很欣賞二人的感情發展。後來,她從網上接觸到日本聲優櫻井孝宏、鈴村健一配音BL的廣播劇,再慢慢萌上兩個配音員的cp(Coupling),才開始廣泛接觸BL動漫作品,一步步邁向「腐」世界。他們的故事中,不難發現,日本影視文化產物與互聯網,攜手將很多少男、少女推落一去沒回頭的「腐界」,在全球化的現象下,「腐」的喜好就好像病毒,隨著網絡世界四方八面地擴散。

【腐女想甚麼?】女孩都有腐基因? 資深腐女︰只需觸動她的按鈕

她曾經以線上遊戲《薄櫻鬼》人物出版畫冊,專為宅女而設,而內頁刻意將兩個男主角並排,成功吸引腐女及非腐女的目光。(吳鍾坤攝)

一邊觀賞一邊幻想

「腐眼」就好像過濾鏡,一旦開啟了,腐女會自動忽略故事中的女主角。諾藍認為,BL故事之所以引人入性,因為兩個男主角,天生就是男性,他們的愛情不獲世俗接受,帶有宿命的無奈,愈是壓抑,愈見淒美,而「腐」就是愛情故事的調味料,例如在《琅琊榜》中,靖王與梅長蘇是一同長大的好朋友,後來梅長蘇為了扶助靖王攀上帝位,冒死重返皇宮,卻不能與好朋友相認。

但在諾藍的闡述中,女主角自動消失了,「劇情有一幕,講述兩個男主角吵架,我覺得很心痛,便馬上whatsapp朋友群組,『他不要老婆了!』本來這個故事已經精采,但以腐的角度看,會變得更好看!如果是腐女的話,你會很觸動,因為他們又是宿命,他們不搞『gay』太浪費了吧!梅長蘇牽掛愛慕的人20多年,但面對如此愛慕的人,他又不可以相認,還要一直欺騙靖王。過程中,靖王不斷誤會他的人格,但其實他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幫他……如果只用兄弟情形容這關係會很可惜,因為它有潛力發展成更唯美的(愛情)故事,於是腐就可以帶給腐女這種感覺,將普通變成不普通。」

線上遊戲《仙劍奇俠傳四》,是創作另一本同人漫畫的靈感泉源。(吳鍾坤攝)

線上遊戲《仙劍奇俠傳四》,是創作另一本同人漫畫的靈感泉源。(吳鍾坤攝)

以腐眼看作品,其實是一邊觀賞,一邊幻想的過程。幻想,就是要修補官方故事的不足,所以每個腐男、腐女,都是同人作者,各自建構理想的愛情故事,投放各式各樣的幻想。BL除了是私人的幻想國度,亦是一個泛稱,多得腐男、腐女無窮的想像力,由兩個年輕美男子之間的愛情,至一個USB與USB插口(各位需加點想像力),都可以是BL,前者以「情」為重心,後者以「慾」。但對諾藍而言,不論是作為讀者還是漫畫家,BL都必須以「愛」為基礎,「無love何來boys’ love?沒有愛,他們就不是lover,只是sp(sex partner),所以我會比較注重兩個男人的感情交流,性只是點綴,要愛情昇華至某個程度才有性,我不相信兩個男人之間沒有性,但這不是必要的。」

追仔戀愛遊戲《薄櫻鬼》中,玩家是諾藍口中討厭的女主角,但她創作的同人本《薄櫻鬼追憶錄》中,她將最愛的兩個遊戲男角色沖田總司和齋藤一配成CP,自動過渡掉女主角。(吳鍾坤攝)

追仔戀愛遊戲《薄櫻鬼》中,玩家是諾藍口中討厭的女主角,但她創作的同人本《薄櫻鬼追憶錄》中,她將最愛的兩個遊戲男角色沖田總司和齋藤一配成CP,自動過渡掉女主角。(吳鍾坤攝)

以「腐」交流 作品集猶如私人小花園

她的同人漫畫作品、畫冊都是走清水路線,不帶情慾,男主角的親密程度最多只有錫錫、拖手、擁抱,全是精神層面的交流,她認為,兩個男主角單純的感情,不應該受情慾畫面破壞。畫畫是她從小的愛好,而開始畫BL插畫的契機,都是源於她成為日本聲優網上討論區的美術員。以「腐」釋放腦海中的幻想,轉為現實的作品,結果插圖愈畫愈多,最後她集合所有親筆的插圖,出版畫冊,終於在6年前的同人展小試牛刀,再連續兩年在同人展出售海報、畫冊、周邊產品、同人漫畫本如《薄櫻鬼追憶錄》。

當時她畫BL的心態,是希望以「腐」與自己、與其他腐人交流,賺錢並不是重點,「我們整體是腐,但每個人喜歡的cp都不一樣,有人不懂畫畫、不懂創作,都總要有人為他們做些事,如果只有自己幻想,沒有同人作品,她們在現實中就沒有慰藉的東西。我的作品同時是一個屬於我的小花園,想進入這個花園玩的人,就一起玩。即使沒人想進入,我都會很開心,我不要求有人與我喜歡同一對cp,但當這個人出現了,你就會很興奮。」她說,在以往的同人展中,她遇過很多「花痴」般腐女支持者,尖叫、銀包出現、付錢,三部曲完成。

上圖是《仙劍奇俠傳4》的男主角玄霄和天青,他們在諾藍眼中,自然是一對壁人!(吳鍾坤攝)

上圖是《仙劍奇俠傳4》的男主角玄霄和天青,他們在諾藍眼中,自然是一對壁人!(吳鍾坤攝)

(吳鍾坤攝)

(吳鍾坤攝)

雙重賣不出的本地「腐漫」

在香港,漫畫店出售的「腐漫」均是日本職業漫畫家之作,而本土BL漫畫家(包括同人)只是九牛一毛。近年同人展特別是「腐漫」,屬於同性戀讀物和二次創作,部分作品更包含18禁內容,受到宗教團體、淫褻物品審裁處、網絡廿三條立法「三重」追擊。香港有潛力跟日本一樣,發展同人腐漫成為文化產品嗎?諾藍認為情況不太樂觀,「本地賣同人難以成名,日本的版權意識很強,但他們很歡迎二次創作,而內地的版權意識很薄弱,所以他們接受二次創作,香港的版權意識很強,但不太接受二次創作,認為二次創作不是創作。所以二次創作在其他地方如內地、台灣會較容易發展。本身(同人作品)已經不容易賣,加上商業漫畫條例管制(二級刊物都必須以膠袋封好,加上警告封條),你的作品封上膠袋,還有誰會揭開?除非是清水作品,但很多BL以性為賣點,封面有裸男,整個畫面都會封起來,可能只是露出頭部,令本來已經賣不出的作品,變成雙重賣不出,同人可以有出路,但不是香港。」

「腐」是喜好,同人是腐男、腐女分享及交流的渠道,超現實的作品受到現實的限制,未發展,已受打壓。諾藍說,她在同人界的朋友已經轉戰其他市場,而她亦因為工作太忙而無暇畫畫。她可以退出同人界,卻無法退出「腐界」。十多年來,她坦承現時對BL,不如少女時代般熱情,甚少會「花痴」式尖叫,但BL的真摯感情,仍然可觸動她,正如她依然可以從《琅琊榜》中看出BL。

「腐眼猶如陰陽眼,你不可以封上,腐女看到的人與事已經腐了,只是她不會感興趣或尖叫,即使心態改變了,但都可以繼續欣賞。但腐這個界別不需要擔心,這個世界上,『只有腐女與未腐的女孩子』,因為腐是在女孩子的內心,不知是基因還是什麼,總之她們會較容易接受BL,不需要特別原因,或特別申請成腐女,只要她有這個潛質,而繼續看電視;繼續在街上看男人;繼續看小說,直到遇上某個位觸動她的按鈕,她很自然就會腐。」

她說,有一段時間,她一邊工作,一邊眠乾睡濕、不眠不休地畫同人漫畫,抱著極大熱誠,但轉工後,她的日常工作已經不停畫畫,回家後,她自然只想與貓貓玩。(吳鍾坤攝)

她說,有一段時間,她一邊工作,一邊眠乾睡濕、不眠不休地畫同人漫畫,抱著極大熱誠,但轉工後,她的日常工作已經不停畫畫,回家後,她自然只想與貓貓玩。(吳鍾坤攝)


版权所有,保留一切权利! © 2012 iYUMO|生活志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