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标签:短篇阅读

就是爱阅读

我遇见了一只变态

我遇见了一只变态
文/尸姐 一 半夜起床上厕所,发现客厅沙发上正坐着一个陌生男人,翘个二郎腿,惬意地望着我。 我一时忘了尿意,呆站原地与男人四目相对。 男人自我介绍道:抱歉,我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变态,你很倒霉,今天恰好被我选中了。 我转身进了厕所。 撒完尿,我坐在马桶上沉思片刻,然后照照镜子,整理一下仪容,走到变态身边坐下。 我:是这样的,我正好也不想活了,只是因为太怂,一……继续阅读 »

6个月前 (11-26) 1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有心最要紧

有心最要紧
文/梁凤仪 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 这是千真万确的。有心自然有策略、有计划、有目标,再加上会有恒心、有毅力,不成功的机会相对要低。 “心”很多时候就是力量之所在。 为什么有一些朋友很久都没有见面,其实主要是因为没“心”去见面,所以就变成了没时间、没机会见面。我常跟我的同事开玩笑说:“世界上办不成功的事多半是没有下死劲对准那件事来办。如果有哪一个月,我没有……继续阅读 »

6个月前 (11-18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胆小鬼

胆小鬼
文/尸姐 今天我有个约会。   洗漱,化妆,挑衣服。   出门前,无意间看了眼日历,陡然想起,今天是薛厌生日。   薛厌那个人,脑子有病。   九岁那年,我在巷子里差点被坏人掳走,是他扑上去连撕带咬地钳制住了对方,明明自己也还是个孩子,却硬生生用蛮力把我从一个成年人手上救了回来。   哪个女孩能抵挡得了如此英勇的救命恩人呢?   我卸下所有心防,哭着……继续阅读 »

7个月前 (11-04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摸书

摸书
文/冯骥才 名叫莫拉的这位老妇人嗜书如命。她认真地对我说:“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书里。” “世界上没有的一切也在书里,把宇宙放在书里还有富余。”我说。 她笑了,点点头表示同意,又说:“我收藏了四千多本书,每天晚上必须用眼扫一遍,才肯关灯睡觉。” 她真有趣。我说:“书,有时候不需要读,摸一摸就很美,很满足了。” 她大叫:“我也这样,常摸书。”她愉快地虚拟着摸书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13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性化学杂想

性化学杂想
文/严歌苓 假设我们面前的电影镜头中,是推成特写的一片肌肤,完美的光线,偏暖的色调,使它进入你视觉时不仅可视,并且可触可嗅。你感觉到它的温度,它的气息,它优于激情的血性而突然改变的微循环,那一根根汗毛兴奋起来,被汗汁濡湿。不必将这个镜头展开,你可以同这块肌肤共鸣,你会发生一种介于灵与肉之间的悸动。你寻找一个词,想形容这感觉,于是有了一个不是百分之百达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6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出离的真意

出离的真意
文/宗萨钦哲仁波切 在佛教里,出离有很多种含义和解释,我遇到的很多人都把佛教的出离理解为远离人世,就像悉达多太子曾经做过的那样,不过这种解释容易把尚未准备好的人吓跑,佛陀并不打算剃光每个追随者的脑袋。 对于生活在城市里,喝桶装水,每天坐地铁上下班的人来说,悉达多的出离在多数时候只能是一种遥远的梦想。他们可能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。如果你想修行佛法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5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

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
文/冯唐 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是公历四月的第一个周末,一晚上的功夫,院子里的西府海棠忽然开了。只用了一天的阳光,深红的花骨朵就全部撑开成浅粉的花。只在上午六点到八点之间,深红的花骨朵和浅粉的花夹杂在树上。看到这个景象,是让人很愉快的。一周干了八十小时有益于国家和民族的正经事儿,脑浆子像是被轮奸过一样疲惫,忽然在浦东机场的安检口看到四个姑娘,皮肤真白,头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4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明日又天涯

明日又天涯
文/三毛 我的朋友,今夜我是跟你告别了,多少次又多少次,你的眼光在默默的问我,Echo,你的将来要怎么过?你一个人这样的走了,你会好好的吗?你会吗?你会吗? 看见你哀怜的眼睛,我的胃马上便绞痛起来,我也轻轻的在对自己哀求——不要再痛了,不要再痛了,难道痛得还没有尽头吗? 明日,是一个不能逃避的东西,我没有退路。我不能回答你眼里的问题,我只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3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重逢

重逢
文/吴念真 事业失败之后才发现除了开车之外,自己好像连说得出口的专长都没有,所以最后他选择开出租车。 不过,出租车在市区里跑还是容易碰到以前商场上的客户或对手,“熟人不收费,自己倒贴时间和油钱这不算什么……,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对手,车资两百三给你三百块,奉送一句:不必找啦,留着用!外加一个奇怪的眼神和笑容,那种窝囊感够你低荡个一整天!” 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2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猫狗

猫狗
文/梁遇春 惭愧得很,我不单是怕狗,而且怕猫,其实我对于六合之内一切的动物都有些害怕。 怕狗这个情绪是许多人所能了解的,生出同情的。我的怕狗几乎可说是出自天性。记得从前到初等小学上课时候,就常因为恶狗当道,立刻退却,兜个大圈于,走了许多平时不敢走的僻路,结果是迟到同半天的心跳。十几年来踽踽地踯躅于这荒凉的世界上。童心差不多完全消失了,而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1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爱是将心比心

爱是将心比心
文/ 刘小昭 一对老夫妇,妻子得了绝症,将不久于人世,医生须告知病人她只有3个月的时间。 年轻的医生不忍心直接告诉老太太,于是先跟老头说了。 老头听了之后说:“能不能别告诉我的妻子?她胆子小,我怕她知道以后会害怕。我还想带她去威尼斯,据说在叹息桥下牵手,下辈子就还会在一起。” 医生感动地答应了。结果主治医生知道后却告诉他:告知病人病情是医生的职责。 于是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30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母亲,生来善打持久战

母亲,生来善打持久战
晚上,爸爸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,快十点钟了,爸爸说,我去睡觉了,于是他就去睡觉了。。。。 妈妈说,我也困得不行,我也去睡觉。 但是: 她走到玄关处,找到钥匙,确认门锁好。 她走到俩卫生间,搜寻一家子的脏衣服,然后走到阳台,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洗。 她走到厨房,准备明天早上的早餐。 她把冰箱里冷冻的馒头或者饺子拿一份到冷藏,方便明天早上化冻,又淘好大米或者各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9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沉默

沉默
文/村上春树 我问大泽过去他吵架时打过谁没有。 大泽仿佛看什么刺眼东西似地眯细眼睛注视着我。 “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呢?”他说。 那眼神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平时的他,其中有一种活生生的东西放射着尖刺刺的光。但那也仅限于一瞬之间,他迅速把光收回,恢复了平素温和的表情。 也没什么太深的意思,我说。实际上这问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含意,无非一点点好奇心促使我提出这个不妨说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8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与狗同桌

与狗同桌
文/梁文道 为了保护这个地方,免得政府部门派人搜查,我不会说出它的名字,也不会指出它所在的位置。总之,它是一家我常去的茶餐厅。 这家茶餐厅门外总有两条母狗,一头黄的打从我几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,另一头黑的则是我看着它从小长大。我喜欢狗,所以每次我来,都会先摸摸它们的头。很明显这是两只见惯世面的狗,不怕生疏也不抗拒人类的抚摸,但是也不会太过热情,似乎事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7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你有没有钱

你有没有钱
文/李敖 宋朝的司马光是国家的大臣,很多人刚进朝廷的时候总是先去拜访他。 他跟对方聊天的时候常常问一个使人很难堪的问题。他问:你家里有没有钱?你的开支够不够?你有没有欠人家的钱?诸如此类。被问的人出来以后都很奇怪,说司马光这么了不起的国家大臣,怎么问我有没有钱这种小问题啊,怎么会问这种怪问题后来大家再打听,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 司马光的标准是:你这个人有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6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物品

物品
文: 布里吉特.吉罗 这个时刻,我想像了无数次。你用你还留着的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门。你回来清点我们共有的物品,好决定哪些带走,哪些留下。我出于信任,建议你自己去挑选,为了显示我心胸宽广,我还补充说我对这些物品毫不介意。我们还不至于低下到要到物质世界里去厮杀。我们承诺远离框定了我们十二年共同生活的物品。我们信誓旦旦地说,既然重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我们要保持尊严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1) 1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逃脱术

逃脱术
文:施伟 我堂姐夫是一位魔术师。小时候,他双手空空的往我裤裆里虚抓了一把,吹口“仙气”,缓缓打开后手心便有一枚水果糖在里面握着。他说这是将我蛋蛋掏出变成的。我觉得自己胯下果真空空荡荡了,然后他把糖果送给我吃了,失去的蛋蛋又回到我身上。这样的戏法堂姐夫每次来都要变上一变。我的蛋蛋进进出出,与水果糖相互变换了好几回,终于让我发觉他进我家之前拐到杂货店买过糖果。 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0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可以换吗?

可以换吗?
文:亦舒   生育医生诊所里坐满渴望怀孕的太太,有一位流泪说:“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堕胎”。可以换就好了,你不要的给我,皆大欢喜。 还有,珠圆玉润的一群正愁身上脂肪请之不走,看见厌食症人士住院增肥,也忍不住大叫一声:换给你,换给你。 成了名的演员歌星遇着记者喊打喊杀,厌恶到绝顶,正往上爬的艺人黯然神伤:换给我就好了,来缠住我吧。 有些写作人爱出锋头……继续阅读 »

10个月前 (08-01) 0个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