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一些与工作有关的 与陌 6个月前 (02-05) 26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宠物托管师,简称“宠托师”或“伴宠师”,是随着宠物经济兴盛而出现的一个新兴职业,在2019年前后逐渐进入大众视野。

《2020年宠物蓝皮书》发布的数据显示:宠物寄养”作为一类新兴、小众的服务类型,在宠物主购买的服务类型中占比9.3%。

由于工作时间大多集中在节假日,收入不稳定,大多数宠托师都是兼职。马小也是北京为数不多的一位全职宠托师,她更愿意称呼自己为“移动铲屎官”。

5年前,在她刚开始尝试这份工作的时候,这个职业还处于市场空白期

球球是一只长着橘黄色大眼睛的灰色英长,是马小也上门喂养的常客。由于它的主人经常出差,马小也上门照看它的次数很多,认识它有一年了。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这天,和往常一样,马小也按照和球球妈约好的时间,带上一次性手套、鞋套、逗等,来球球家里铲屎。

小心地把门开成一条小缝,从门缝里快速闪身进去,关门,防止窜出门外;穿上一次性鞋套和手套,检查屋内门窗,开窗通风;找到咪的藏身之处,一边安抚一边检查咪的身心状态是否正常。这些工作是马小也开始喂之前的必备流程。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球球对马小也的到来已经很熟悉,主动竖直尾巴走过来,温顺地在她身上蹭来蹭去,愉快地享受抚摸。按照步骤,接下来马小也要进入上门喂养的正题:换水添粮喂零食、梳毛擦眼清猫砂

但很快,细心的马小也在检查猫咪身体时发现了不对劲:球球的一只眼睛里有一个黄豆大的透明水泡,就长在瞳孔旁边。

每次上门喂养之前,马小也都会提前和主人反复沟通,确认猫咪的身体状态、生活习性等,了解清楚之后再上门。这次来之前也按照惯例沟通过,但球球妈并没有提到这个情况。

马小也初次碰到猫咪眼睛里长水泡的症状,不知道是否严重,第一时间和球球妈联系。

除了眼睛,耳朵、嘴巴、肛门等各个部位她都仔细检查了一遍,没有发现其它病症迹象。尽管球球的表现并无异常,吃饭、喝水、行动都和往常一样,但想到可能存在的各种发病风险,马小也心里有些慌。

球球妈很快回复:她两天前离开家中时并没有发现这个水泡。担心会有危险,她请马小也立即带球球去看宠物医生。

马小也迅速开车带球球去了它常去的那家宠物医院,将医生诊断、开药、下医嘱的过程实时录像,同步给球球妈。

医生说是那一个突发的炎症,幸好发现得早,否则不及时医治,对猫咪的眼睛伤害会很大。

原本按照正常流程,马小也上门喂猫的时间通常是四十分钟左右。因为这个突发情况,等到她把看完病的球球送回家时,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。随后几天,马小也还需要按时带球球去换药、复查。

这次上门喂猫服务马小也共收到报酬二百多块钱,和她付出的时间、精力等各项成本比起来,算是微薄。但马小也心中满满都是庆幸和愉悦,因为她保住了一只猫咪的眼睛,还收获了主人的感激和信任。

马小也自己收养了两只猫咪,有十几年的养猫经验。但作为一名职业宠托师,为了学习更专业的养宠知识,她还买了几本工具书,不断钻研。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上门喂养是宠托师的基本业务,不仅需要专业、丰富的养宠知识和经验,还需要超出常人的细心和认真。

无数次上门喂猫的过程中,马小也慢慢有了强迫症:不管在谁家,每次出门前必须检查门窗是否关好,在脑子里反复过一遍工作流程,然后她才能安心离开。

如何取得主人的信任,让他放心把家门钥匙交给你,这是大多数人抱有疑问的一点,也是宠托师面对的第一个难题

马小也建议主人提前在家中安装摄像头,实时观察家里的状况,自己的一举一动主人都可以看到,还能远程指导操作。

至于那些没有安装监控的,她会在上门前和主人沟通清楚所有的工作流程,进门前、工作中、结束后,每一个时间点她都会拍照片或视频,同步汇报给屏幕另一端的主人,有任何疑虑都可以提前协商。

在尽自己努力表达诚意之后,如果客户还是不放心,那她选择不接单。

宠托师的工作时间很不稳定,空闲的时候连着一两周没事干;忙起来则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工作量最多的春节假期,马小也一天最多跑过二十多家,从初一到十五每天如此。

大多兼职的宠托师会限定范围,上门喂养的区域围绕自己的居住地展开。马小也没有限制,开着车全北京城跑。北到昌平、南到大兴;东到通州、西到海淀,她都跑过,常常十公里起步。

这几年,她几乎没好好过过春节,常常是忙到大年三十晚上,直到家里的年夜饭上桌,家人都开吃了她才赶回去。

除了上门喂养,马小也同时提供家庭寄养服务。最多的时候家里养过二十几只猫,其中时间最长的是一只虎斑,已经在她家里住了快四年。它的主人长期出门在外,回来的次数不多,通过和马小也定期视频的方式看看自家猫咪。

看到小家伙在寄宿家庭过得非常舒心的样子,偶尔主人也会调侃:“它还认得我吗?”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为了让猫咪们生活得自由、愉快,马小也不提倡笼养,接到家里的猫咪都是散养,和自己的两只猫生活在一起,同等照顾。

为了确保所有猫咪的卫生、健康和安全,每一只接进来的猫她都会严格查体,列了几项规定:

1. 必须做过绝育

2. 必须打过疫苗,有免疫证

3. 必须做过体内外驱虫

4. 有传染病的猫不收

5. 八个月以下的幼猫不收

检查通过确认没有问题的,马小也会和主人详细了解猫咪们各自的生活习性,让主人提前给猫咪剪指甲,然后按照它们的性别、性格分配宿舍。活泼好动的住一间,胆小安静的住一间;男孩们住一间,女孩们住一间。

一开始,马小也会和顾客签订“寄养协议”,详细说明各种注意事项。后来客人们越来越熟,慢慢就没有了签的必要。

有次马小也收了一只非常胆小的猫,来到陌生环境中后应激反应很强,4天不吃不喝,一直躲在角落里,其他的猫和人一靠近它就背着耳朵呲牙。马小也将这个情况同步给它的主人,建议还是让猫咪回自己家里去,改成上门喂养服务,但主人没同意。

没办法,马小也只能尽力安抚它,给它创造出一个安全、独立的小空间。它不敢吃饭,就把猫粮和水放在隐蔽的角落里,不去看它,让它自己悄悄去吃;它胆子小,就帮它轰走试图靠近的其它猫咪。过了几天,马小也通过装在猫舍里的摄像头发现,原来这只胆小的家伙会趁夜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爬出来吃饭。

面对猫咪们的应激反应,人类能做的其实很有限。看着这只胆小的猫咪在自己家里住得战战兢兢,马小也心里有些难受。幸好只待了一周,主人就把它接回去了。

原本马小也住在东三环的市区,和猫咪们住一间屋子,偶尔夜里会被玩耍的猫踩醒。这次以后,考虑到需要有独立的空间给新来的猫咪度过适应期,同时也为了让猫咪们住进更大、更自由的房子里,马小也决定搬家。

2017年,也就是马小也成为全职宠托师的第二年,她从城里搬到了偏远的通州郊区,换到了一套上下两层的大房子里。她自己设计、装修了3间宽敞明亮的猫舍,把家里打造成一个温馨的小型猫咖馆,起名:友家喵星地球服务部。

开一家宠物托管店,成为一名全职宠托师并不容易,除了要处理宠物生病等各种突发情况,还会遇到其它意料之外的麻烦

四年前,在微信社交还不发达的时候,马小也曾开过淘宝店,遭遇了一次严重的差评。

那是一位女客户,通过淘宝下单,送来了一只英短渐层,需要寄养一个星期。当时马小也还没有太多经验,没有提前和主人沟通清楚猫咪的性格,来了之后才发现这只猫非常胆小,到陌生环境里完全不吃不喝。马小也想尽办法安抚它,把它作为重点关注对象,每天一点点的进食、排泄、活动情况、身心状态,都会如实反馈给它的主人。

由于应激反应导致的不进食,这只猫咪在寄养了一周后瘦了一些。它的主人很生气,认为是马小也虐待了自己的猫咪,她大发脾气,言辞激烈,说马小也这种行为“违法”,拒绝在淘宝上确认付款。

寄养费用一共五百多块,既委屈又生气的马小也一怒之下本想放弃算了,最终还是在朋友的鼓励下和那位客户交涉,拿到了报酬。但客户事后却在店铺里写了一段长长的差评其中不乏颠倒黑白、捏造事实的描述

经过这么一遭,马小也再没有什么发展壮大事业的心思,关了淘宝店铺,靠着朋友的信任慢慢积累,顺其自然。

她从来不做宣传,只在朋友圈和微博发一发动态,来找她的顾客都是朋友之间相互介绍。5年下来,她慢慢积累了二十多位固定的熟客。熟客成为朋友,朋友又带来新的熟客。马小也和越来越多的喵星人建立了联系。

虽然已经全职做宠物托管5年时间,但马小也心里并不把这件事当成一份工作、职业,而是一种舒服的生活状态。

在辞职做宠托师之前,马小也在北京一所院校任职。她无法适应那里的生活,一眼望得到头的体制内生活,令她想到就窒息。

从体制内辞职后,马小也曾经开过店,卖过衣服,几番折腾之后,最终还是觉得跟猫在一起最单纯快乐,不用跟过多的人交流,于是索性专职做上门喂猫和家庭寄养。

有这个念头时,恰好是2016年的春节。城市里因为铲屎官们回家过年而独自留守的猫咪们很多,代喂养成了宠物主们急需的一种新型服务。

根据《2020年宠物蓝皮书》公布的调查结果,宠物服务先于其他赛道出现融资高峰,“宠物寄养”在市场需求的服务类型中占比显著增加。

这两年不断出现的木星派、爱沃派、小布在家等各式各样的宠物寄养服务平台,都让宠托师这个职业逐渐进入大众视野。马小也撞上了宠物经济发展的新风口。

“上门喂养”至今仍没有一个单独的产业分类,且市场规模有限、需求呈现明显的周期性,这意味着上门喂养是一件很难赚钱的事情。

马小也喂猫的收入始终维持在勉强够生存的程度,5年来没什么存款,要省吃俭用才能负担猫咪们每天的猫粮。可她还是乐于此道,她是真的把这些猫咪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
猫咪数量的骤然增多也带来一些小的负担。两年前,马小也的脸上忽然起了很多小疙瘩,奇痒无比。去医院做过敏源测试之后,她被确诊对猫毛过敏

养了十几年的猫都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对猫毛过敏呢?想来想去,马小也觉得可能是做猫咪寄养之后,要长时间、同时照顾一大群猫咪,各式各样的猫毛弥漫在她的生活里,她的身体对此还不能及时适应。

但养猫对马小也来说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不可能放弃。为了防止再次发生过敏症状,马小也以后每次进猫舍只好戴上口罩。

在决定全职喂猫之前,马小也没想过养猫会是一件无比辛苦的事情,根本不是“一边撸猫一边赚钱”这么简单。

上门喂养四处奔波就不说了,寄养在家里的一群猫咪们每天都得给它们铲屎、喂食;处理掉落的猫毛,保证猫舍的干净整洁;猫咪眼睛里常有分泌物,需要定期给它们擦眼睛;有时候猫咪拉屎撒尿会弄到猫砂盆外面,需要随时关注,及时清理,否则会有异味……

职业宠托师:又能撸猫又能赚钱,哪有这种好事

去年疫情来得突然,来找她的客人太多忙不过来,她拉来朋友、家人一起帮忙;今年疫情依旧,但因为很多人选择就地过年,工作量少了很多。

原本春节前一个月,客人们就会来找马小也预约时间。今年距离过年只剩一周,除了家里最近接来的两只寄养猫咪,马小也没有其它工作安排。

今年,她应该能过一个安闲的春节了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Epoch故事小馆(ID:epochstory2017),作者:瑞安


版权所有,保留一切权利! © 2012 iYUMO|生活志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