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标签:短篇

就是爱阅读

摸书

摸书
文/冯骥才 名叫莫拉的这位老妇人嗜书如命。她认真地对我说:“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书里。” “世界上没有的一切也在书里,把宇宙放在书里还有富余。”我说。 她笑了,点点头表示同意,又说:“我收藏了四千多本书,每天晚上必须用眼扫一遍,才肯关灯睡觉。” 她真有趣。我说:“书,有时候不需要读,摸一摸就很美,很满足了。” 她大叫:“我也这样,常摸书。”她愉快地虚拟着摸书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13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性化学杂想

性化学杂想
文/严歌苓 假设我们面前的电影镜头中,是推成特写的一片肌肤,完美的光线,偏暖的色调,使它进入你视觉时不仅可视,并且可触可嗅。你感觉到它的温度,它的气息,它优于激情的血性而突然改变的微循环,那一根根汗毛兴奋起来,被汗汁濡湿。不必将这个镜头展开,你可以同这块肌肤共鸣,你会发生一种介于灵与肉之间的悸动。你寻找一个词,想形容这感觉,于是有了一个不是百分之百达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6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出离的真意

出离的真意
文/宗萨钦哲仁波切 在佛教里,出离有很多种含义和解释,我遇到的很多人都把佛教的出离理解为远离人世,就像悉达多太子曾经做过的那样,不过这种解释容易把尚未准备好的人吓跑,佛陀并不打算剃光每个追随者的脑袋。 对于生活在城市里,喝桶装水,每天坐地铁上下班的人来说,悉达多的出离在多数时候只能是一种遥远的梦想。他们可能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。如果你想修行佛法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5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

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
文/冯唐 让人觉得愉快的事儿是公历四月的第一个周末,一晚上的功夫,院子里的西府海棠忽然开了。只用了一天的阳光,深红的花骨朵就全部撑开成浅粉的花。只在上午六点到八点之间,深红的花骨朵和浅粉的花夹杂在树上。看到这个景象,是让人很愉快的。一周干了八十小时有益于国家和民族的正经事儿,脑浆子像是被轮奸过一样疲惫,忽然在浦东机场的安检口看到四个姑娘,皮肤真白,头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4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明日又天涯

明日又天涯
文/三毛 我的朋友,今夜我是跟你告别了,多少次又多少次,你的眼光在默默的问我,Echo,你的将来要怎么过?你一个人这样的走了,你会好好的吗?你会吗?你会吗? 看见你哀怜的眼睛,我的胃马上便绞痛起来,我也轻轻的在对自己哀求——不要再痛了,不要再痛了,难道痛得还没有尽头吗? 明日,是一个不能逃避的东西,我没有退路。我不能回答你眼里的问题,我只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3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重逢

重逢
文/吴念真 事业失败之后才发现除了开车之外,自己好像连说得出口的专长都没有,所以最后他选择开出租车。 不过,出租车在市区里跑还是容易碰到以前商场上的客户或对手,“熟人不收费,自己倒贴时间和油钱这不算什么……,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对手,车资两百三给你三百块,奉送一句:不必找啦,留着用!外加一个奇怪的眼神和笑容,那种窝囊感够你低荡个一整天!” 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2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猫狗

猫狗
文/梁遇春 惭愧得很,我不单是怕狗,而且怕猫,其实我对于六合之内一切的动物都有些害怕。 怕狗这个情绪是许多人所能了解的,生出同情的。我的怕狗几乎可说是出自天性。记得从前到初等小学上课时候,就常因为恶狗当道,立刻退却,兜个大圈于,走了许多平时不敢走的僻路,结果是迟到同半天的心跳。十几年来踽踽地踯躅于这荒凉的世界上。童心差不多完全消失了,而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10-01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物品

物品
文: 布里吉特.吉罗 这个时刻,我想像了无数次。你用你还留着的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门。你回来清点我们共有的物品,好决定哪些带走,哪些留下。我出于信任,建议你自己去挑选,为了显示我心胸宽广,我还补充说我对这些物品毫不介意。我们还不至于低下到要到物质世界里去厮杀。我们承诺远离框定了我们十二年共同生活的物品。我们信誓旦旦地说,既然重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我们要保持尊严……继续阅读 »

8个月前 (09-21) 1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黄油烙饼

黄油烙饼
文:汪曾祺 萧胜跟着爸爸到口外去。 萧胜满七岁,进八岁了。他这些年一直跟着奶奶过。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。一会儿修水库啦,一会儿大炼钢铁啦。他妈也是调来调去。奶奶一个人在家乡,说是冷清得很。他三岁那年,就被送回老家来了。他在家乡吃了好些萝卜白菜,小米面饼子,玉米面饼子,长高了。 奶奶不怎么管他。奶奶有事。她老是找出一些零碎料子给他接衣裳,接褂子,接裤子,接……继续阅读 »

1年前 (2021-04-25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只因为年轻啊

只因为年轻啊
文:张晓风 ⒈爱——恨 小说课上,正讲着小说,我停下来发问:“爱的反面是什么!” “恨!” 大约因为对答案很有把握,他们回答得很快而且大声,神情明亮愉悦,此刻如果教室外面走过一个不懂中国话的老外,随他猜一百次也猜不出他们唱歌般快乐的声音竟在说一个“恨”字。 我环顾教室,心里浩叹,只因为年轻啊,只因为太年轻啊,我放下书,说:“这样说吧,譬如说你现在正谈恋……继续阅读 »

1年前 (2021-04-21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失城

失城
(我只想说一句,别的人,不会理解我们死的理由。) 如今想来,事情原来不得不如此。我不得不驶着救护车通街跑,蓝灯不得不闪亮,人也不得不流血、死亡。人死了,爱玉也不得不眉飞色舞,我也不得不和她结合。 我第一次目睹流血死亡,才是上班后两个星期。死人毕竟跟实习时的橡皮人儿不一样,会有腥膻的气味,喉头格格的最后呼吸声,还有亲人吵耳的哭闹。 伤者在途中已经死亡,同僚在……继续阅读 »

1年前 (2021-03-01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不死鸟

不死鸟
一年多前,有份刊物嘱我写稿,题目已经指定了出来: 「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,你将会去做些什么事?」 我想了很久,一直没有去答这份考卷。 荷西听说了这件事情,也曾好奇的问过我——「你会去做些什么呢?」 当时,我正在厨房揉面,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,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,慢慢的说:「傻子,我不会死的,因为还得给你做饺子呢!」 讲完这句话,荷西的眼睛突然朦……继续阅读 »

1年前 (2021-02-01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7)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7)
  7 借着百叶窗的掩护,蜂谷在注视着那帮家伙的动向。接电话后已过去十来分钟了,还不见什么变化,也没有人到楼门这儿来。 看看腕上的手表,时针已指向二点四十分,还差三小时天就亮了。 “往警察局挂个匿名电话,就说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怎么样?”智鹤问。 “那不好,倘若警察看出那帮家伙是野岛集团的人,待到发现野岛的尸体时,首先怀疑的就是我们。这座大楼里现在只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6-06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6)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6)
6 到了事务所,蜂谷马上倒了一杯咖啡并兑里一点威士忌拿给智鹤喝,智鹤惊恐的颤抖总算止住了。 “让你受苦了!” 坐在沙发上蜂谷紧紧地拥抱住智鹤,胳膊上所用的力使她呼吸都觉困难。智鹤泪盈盈地要和蜂谷接吻,两个嘴唇重叠在一起时,蜂谷仿佛沉浸在这就是自己的妻子那种极大的安宁之中,妻子的身体执拗地地唤起了他记忆中那柔和的、令人心醉的芬芳。 “快逃走吧,天一亮警察就来了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6-05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5)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5)
5 蜂谷卖掉了公寓,处理了家俱,又取出存款存入地方银行。 他住进了一家小旅馆。 蜂谷开始监视野岛的住宅。 在开始监视野岛住宅的第二天,蜂谷看见妻子在房前扫地,他的心中一阵绞痛,勉强遏制住跑过去带走妻子的冲动,如果稍有不慎就有丧命的危险,必须瞄准恰当的时机一举达到复仇与救出妻子的目的,为此首先应同妻子取得联系。 第七天的上午,妻子出来送坐车外出的野岛。当轿车发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6-04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4)

同魔鬼周旋的情侣(4)
4 妻子还没有回来。 蜂谷又喝起威士忌,不一会就醉得象一滩烂泥。昨夜到现在已喝光两瓶了。 蜂谷浑身疲软地沉沉睡去,而且没有再做梦。 嗓子有些渴,睁开眼来看表,夜晚早已来临并已悄然逝去,清晨那乳白色的微弱光线洒落在阳台上。 这一天蜂谷一直躺在床上。宿醉到了晚上才消去。妻子出走已两昼夜了,马上就第三夜了。 电话铃响了。接不接呢?他犹豫片刻还是抓起了受话器。 “蜂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6-03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把历史熬成一碗皮蛋瘦肉粥

把历史熬成一碗皮蛋瘦肉粥
文:冯唐 小时候,老师最爱问的一个问题是,你长大了做什么? 我的回答经常变化,曾经有一阵,我说,我想当个科学家。后来学了医,先在北大学生物,再到东单三条五号的医科院基础所学基础医学,见了太多白痴科学家,文盲科学家,政工科学家,骗子科学家,民工科学家。唯一一个有大师潜质的,是个教我做实验的重庆汉子,他象实验动物一样生长在实验室里。他耍起 96孔板和 eppe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5-30) 0个赞

就是爱阅读

情死

情死
文:亦舒   为爱情丧生的人,真是很值得佩服,为失恋自杀的人,却很奇怪。 想来想去,总是想不出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失恋的意思就是,他还爱对方,对方却不爱他了。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回事,有志气的,可以另觅对象东山再起。意志消沉的,也可以从此不提爱情两个字。 世界就是这样大。 为了别的自杀!根本是对生活的厌倦,对人生的失望,命运的抗议,都可以不愿意活下去……继续阅读 »

2年前 (2020-05-27) 0个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