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一只伤心欲绝的猫

爱宠者说 与陌 9年前 (2014-02-08) 22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止庵

1966年8月的一天,街道主任来我家,说红卫兵随即就到,叫我们做点准备。我家养的一只猫,这时正好在门口探头探脑。主任便说,什么时候了,你们家还养,赶紧处理了吧。她走后,大家忙成一团:砸掉唱片,撕掉照片,剁掉高跟鞋的跟儿,还把父亲的藏书检点一遍,结果只留下了马、恩、列、斯、毛和鲁迅的著作,其余的都等着红卫兵来抄走。母亲要哥哥和我去把扔掉。我们把它塞进一个书包。走出院门。胡同里没有什么人。在书包里拱来拱去,不是伸出爪子,就是钻出尖嘴,哥哥只好一路把它塞回去。
这只我家已经养了两年了。是只波斯,一只眼蓝,一只眼黄,浑身白毛,后背有两块黑,从后面看,像是熊。它很会撒娇,母亲读书的时候,就趴到书上,要母亲抱着它。它乖乖地缩成一团,发出轻轻的呼噜声。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它。现在虽然舍不得,但也没有办法。也曾想过送给别人,一时却找不到谁肯接受。
哥哥和我来到胡同口的一个公共厕所,里面空无一人。哥哥蹲下,把书包解开,猫爬出来。它甩甩头,叫了两声,显得很不满意。我们再看看它,赶紧离开。可是没走两步,猫已经跑到身边。我们把它抓住。看样子,它还不明白怎么回事。我们又进了厕所,把它放下。猫抬头看着我们,这回有点儿生气。我们把门带上,把它关在里面。走出很远,还能听见它的叫声。
回到家里,接着干前面说的那些活儿,谁也没顾得上问一句,猫到底扔掉没有。它好像无声无息地消失了,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养过它似的。这一天家里来了两拨红卫兵,把书装了满满一卡车,然后拉走了。院儿里本有一口大鱼缸,也被推倒了,洒了一地腥臭的水,缸里的金鱼都死在地上。我忽然想,猫如果还在,一定会凑过去咬那些扑腾着的鱼吧。
那天夜里一家人睡得很晚。忽然听见猫在门外叫:它回来了。然后开始抓门,越抓越急。当时我们都醒着,但是谁也不敢开门。猫一边抓,一边叫。我记得叫声并不难听,略有哀怨之意,像是小孩在哭。后来它来到卧室窗外,抓窗子。猫爪划在玻璃上,声音特别尖锐。我们躺在黑暗里,互相都不说话。后来我睡着了。第二天母亲告诉我。差不多直到天亮,猫才走了。此后这么多年,关于这只猫,我家的人很少提起。但是我想大家都明白:大概它伤心欲绝,所以一去而不复返。

版权所有,保留一切权利! © 2012 iYUMO|生活志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