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生忽如寄,莫负茶、汤、好天气。

  •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离开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知我再见不到你,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”

  • 你一旦将「结婚」「生子」这两项从你的人生规划中删掉 你就会发现 年龄根本无法对你形成任何束缚和恐惧 那就是个数字

  • “你不是父母的续集、子女的前传、朋友的外篇。对待生命,大胆冒险一点,因为你迟早会失去它。”

  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 黑格尔

  • 让孩子把自己应该做的事,认认真真地做好,就已经是负责任的雏形了。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好,推三阻四好逸恶劳,指望他长大成什么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呢。

  • 每个人都愁眉苦脸,每个人都很累,而每个人,也只能试图自我开解。人生这件事,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救。

  • “哪有什么输赢,得到了也就那样。”

  • 可能其实无所谓35岁问题,只是你到了35岁,发现根本上不去,自己没啥真本事,背景也不好,但是低端的拼体力的职位也不要你了而已

  • 我的心里住了一碗汤,一盘炒饭,和一只肥猫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涨姿势 与陌 2个月前 (07-28) 4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海洋,是严肃文学永恒的灵感源泉,那里包藏着一切幽默与豁然的最初形态。

深海里没有条条框框,规矩都是鱼定的,并不是个头越大越强,要知道,派头十足的魁梧力士,即使在陆地,也算不上应用级别的大哥。

真正的智叟,会微笑着给你派烟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只是,他们的微笑可能会有些过分热情,让人不太放心。

他们可能是皮肉分离的和事佬,有概率也会化身为浴场门口的南红花臂,他们曾有着倍受煎熬的童年,满嘴龅牙是他们在同学口中的槽点,最终,又化悲痛为力量。

他们对《国王的演讲》熟稔于心,对《至暗时刻》了如指掌,时光淬炼了孤独,讲究的就是一个出口成章,并能出口伤人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七鳃鳗,江湖诨号是“僵尸鱼”,得名于眼后七星连珠的诡异腮帮,成名于可以绞杀一切的螺旋口器。

出道的鱼没有上下颚,只有一个鼻孔,嘴是吸盘,牢牢吸附其他动物的肉身,能分泌抗凝血因子,持续不断地吸血,直到宿主嗝屁着凉。

被附着的宿主凭空多了几分英气,从此像虎牢关外的吕布,同阵营的武将,在马背之上,也会突然热流喷涌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一旦一条七鳃鳗看上哪条鱼,便会直接上前索吻,不会征求人家的意见,像在街头耍混不吝的青皮光棍,也像强设人设的学术混子。

总之就是直白、油腻、弹无虚发,现成的规则约束不了它们,它们本身就是规则。

鲸鱼鲨鱼不是它们的对手,食人鱼是它们的午后甜点,即使是最狠的亚马逊鲶鱼,与七鳃鳗狭路相逢,也得上前送条软中。

这是河道的规矩,物竞天择!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不光啃鱼,还能啃人,这取决于它们在哪,七鳃鳗幼年在淡水中胡混,长大后立志去祸害海洋,水的咸淡和PH值的高低都能将就,对食物也并不挑剔,有啥吃啥。

加拿大电鳗曾在亚洲鲤鱼之后称霸北美五大湖,却被七鳃鳗啃噬到近乎绝迹,爷的阵地爷的团,爷的地盘爷说算,越来电就越兴奋,这邪门的属性让电鳗十分困惑,哪说理去。

在碰到好奇的人类之前,它们一直是不服管的恶邻,是对地球跃跃欲试的星际坏种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七鳃鳗料理,却是不可多得的人间风味。

敢吃刺身的,说明你有种,大部分料理都是盐焗、碳烤或蒲烧,和普通鳗鱼的处理方法类似。

东北有很多高端日料店,比如曾经的沈阳中街、哈尔滨中央大街,都能吃到这道狠菜,比河豚鱼干还要普遍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普通的日料店内,如果不仔细看菜单的前缀,也容易把七鳃鳗当成普通的鳗鱼,一些菜单上把七鳃鳗写作“八目鳗”、“七星鳗”。

一串烧烤,大概15-40元,再贵就别点了,鲜能看到它高贵的头颅,强烈的视觉刺激令人坐立不安,之所以不保留原籍,店家很可能是担心会有人逃单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口味,在普通鳗鱼肉质之上,多了些韧性和不去内脏的秋刀鱼的腥气,但这种腥味十分迷人,被蜂蜜、芥末和柠檬辅佐,能吃出环太平洋的豪爽和甘甜。

在日本海、渤海东、朝鲜东海岸附近的渔场,常能捕捉到七鳃鳗,出海时它们十分凶猛,渔民需要据理力争。

在北大西洋、墨西哥湾、亚马逊北部流域,也能捕获到它们,区别是有些黑白的纹身,像海盗的图腾,也像帮派的徽记,不好吃,有奇怪的土味,像炸知了抹了层花生酱,又蘸着生鸡蛋的气味,鱼油还很重,比较费普洱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在扬州临运河的一家淮扬菜馆也吃过七鳃鳗,典型的黄鳝做法和口味,也算七鳃鳗入了乡随了俗。

可以四吃,鳗身肉段煲芋艿,鳗骨一半炸酥佐椒盐,一半煲汤,鳗鱼皮凉拌,至于鱼头,有多远就扔多远。

可能是为方便人类食用,近些年从鱼市上买到的七鳃鳗,仿佛是在自主进化,体型越来越长,头却越来越小,如果不注意,很可能会被当成普通鳗鱼,我也一直建议它们多向带鱼学习,学点好,别老吓人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七鳃鳗并不专指一种鱼类,全球有40多种七鳃鳗科的鳗鱼,可供食用的有10余种,算活化石,在地球已经生存了3.6亿年。

海洋的魔力,稀缺的产量,加上七鳃鳗本身摧枯拉朽的长相,共同形成了它们的固态魅力。

在中世纪的欧洲,七鳃鳗曾是几种特有的顶级宫廷食材之一,能吃到象征了某种微妙的地位,只是烹饪方法比较邪门,厨师用七鳃鳗的血液加上大量葡萄酒和香料,来烹煮鳗鱼肉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小朋友之间在打招呼

据记载,亨利一世尤爱七鳃鳗,他曾在晚年大量食用这种鱼,而国王之死,据传也与过度食用七鳃鳗引发的消化不良有关。

1953年,伊丽莎白二世的加冕典礼上,就制作了七鳃鳗的美食,作为“皇家礼宴”的狠菜之一。

在小说《权力的游戏》和《基督山伯爵》中,七鳃鳗都曾现身。

疫情后,墨西哥帮派常年盘踞在墨西哥湾,除去偷油和走私,还大量捕捞七鳃鳗贩卖到黑市,活七鳃鳗黑市价格一磅约30-50美元,这是游动的金条,再酷的七鳃鳗一见到水中踏进了纹有圣母玛利亚的小腿,估计也会跑路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财富不是均衡分配的,物种也不是均衡分布的。

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威廉文迪瀑布,经常举行年度捕猎七鳃鳗的活动,这些太平洋西北的原住民于激流中捕捞异形,展示出保卫家园的决心,经常有人在活动中受伤,每年的活动,都有减员。

至于鱼获,“到南方去,卖给墨西哥人,他们再卖到欧洲,和我祖先来到美洲的路径正好相反。”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“七鳃鳗不仅可以食用,或放到水族馆中吓唬倒霉的游客,还有很高的研究价值,它们甚至被切断了还能存活。”

这个说法并不是第一次听说,七鳃鳗的再生能力十分强悍,即使脊髓被完全切断,鱼无法活动,七鳃鳗还可以在10-12周内组织再生,治愈受伤部分,直至完全恢复行动能力。

这种再生神经末梢的能力令科学界无比着迷,国际上财团投资的生物医药公司,在七鳃鳗的研究上也投入重金,“这极可能会帮助脊髓损伤、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氏患者恢复健康。”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而在艺术界,七鳃鳗给艺术家们带来的视觉和精神冲击,很大程度上也催生了许多灵感。

“并不是所有的七鳃鳗,都是长相丑陋的,至少我知道有些长相是恶毒的。”

“它是美国恐怖片《血湖》中的吸血恶魔,是《金刚》中的食人虫,《生化危机》中是BOSS级存在,盗墓题材的影视作品中,每当出现类似七鳃鳗的冥河守卫,就意味着一位主角身边人的杀青。”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山与海的灵韵奥秘,《山海经》的既视感,那种周身的苍凉和劲爆,是远古的呼唤,让七鳃鳗邪魅丛生。

只有四大皆空的行者,才能降得住它,头脑,是人类最好的武器。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见过七鳃鳗料理,才知什么是异形极限


版权所有,保留一切权利! © 2012 iYUMO|生活志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