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灯片-iYUMO|生活志
幻灯片-iYUMO|生活志

三八节快乐

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入口,写着:“劳动带来自由(德语:Arbeit macht frei)。”
当时纳粹的政治宣传,把犹太人描写成懒惰的人、不劳而获的放债人。在剥夺犹太人一切人身权利的集中营门口写上这句话,一方面是暗示犹太人罪有应得,一方面给囚犯带来虚假的希望,洗脑他们只要努力劳动,便能获得自由。
这既是羞辱,又是欺骗。
犹太人不是因为不劳动,所以失去自由的,女人也不是因为不劳动,所以失去权利的。
请搞清楚,在整个父权社会的奴役史中,女性从来就不是不劳动,而是不能占有她的劳动所得。
古有杜甫 的《兵车行》中“纵有健妇把锄犁,禾生陇亩无东西”。现在,联合国妇女署告诉我们,全球发展中国家,农业劳动力有45%是女性,其中亚洲与非的部分地区则达到了60%,但只有13%的女性拥有土地所有权。
在中国,70%的农业劳动力是女性,而她们中的很多人,一辈子耕种着不属于自己的土地。
劳动有很多概念,其中劳动价值能在社会中流通交易的,叫做社会劳动,反之,则不是社会劳动。
不论东西方,在女性彻底失去权利的漫长黑暗时代,女性被严格限制参与社会劳动,所有能直接获取薪酬,能被称为职业的劳动,她们都不能参与。
只有少量女性从事一些类似接生、做媒、帮厨的社会劳动,换取一些算是答谢金的薪酬。在一战之前,法国连餐厅里的服务员,都是清一色的男性。
在家庭内部,除去农业和养殖,纺织刺绣一直都是少数的、 女性可以的从事生产交易品的劳动,但她们熬瞎了眼睛生产出来的交易品,和那一担担的粮食一样,属于她们的父兄丈夫。
女性的劳动价值,被剥夺了。自古以来,她们做着艰苦的,超长时间的密集劳动,却只能得到施舍般的衣食住所,仿佛棚屋里的奴隶。
生产劳动之外,被家庭成员每日消耗掉的家务劳动,更是女性独力承担了数千年的隐形劳动。这种劳动低贱廉价到,大众几乎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。
一说起家务,一说起全职太太,就是一个在家悠闲享受,不事生产的形象。
——“那你在家做什么?”这句话背后,是最残酷的现实,家务劳动不是社会劳动,它甚至没有被认可价值。
全职太太不是不劳而获的人,全职太太是劳而不获的人,至少,是劳而没获够的人。
所以,从来就不是女权在和家庭主妇对立,而是这个父权社会,不愿意为再生产的劳动出价,他们将对女性的剥削,藏在了家庭之中。
生产资料、劳动、劳动价值,这大概是最基础的马哲概念了,大部分人都学习过,但是在女性这里,却有太多人对问题视而不见,只对女性空喊中间环节。
你要劳动!你要自强!仿佛这一切都是女性自己的问题,绝口不提另外两个要素,和在集中营门口刻上“劳动带来自由”一样,真是令人作呕。
综上,让我们再次回看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的由来,我们就更清楚,这个劳动妇女节中的“劳动”,究竟是哪一种劳动。
1908年,15,000名纽约劳动妇女(主要是纺织女工)在市区游行,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短的工作时间,同时要求投票权。
欧洲的劳动女性很快响应,德国女性运动的先驱克拉拉·柴特金提议,尽快设立一个国际妇女节,以扩大女性权利运动。
1911年,丹麦、德国、瑞士和奥匈帝国等欧洲国家的女性,在3月19日庆祝了首个国际妇女节。
1914年3月8日,欧洲多国妇女再次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,1917年3月8日,俄罗斯妇女举行大罢工,拉开了“二月革命”的序幕。
1921年9月,第二届国际共产主义妇女代表会议在莫斯科举行,会上,保加利亚的女共产党人建议,为了纪念俄国女工在1917年二月革命中的英勇斗争,把每年的3月8日定为国际妇女节。
女性群体,是经历十数年血与火的斗争,才获得较为平等的社会劳动权,才有一线生机,摆脱了持续数千年的、家奴式的无偿劳动。
靠着无数前辈的鲜血,我们才从没有继承权,没有受教育权、没有社会劳动权的黑暗深渊中走到今天,真正的权利的获取,就是这样的残酷。
劳动本身不能带来自由,劳动本身也不能带来权力。我们要捍卫的不仅仅是劳动行为,我们要捍卫的,是我们的劳动价值。
如果一个劳动被社会认为是不值得付费的,那么,就不要去从事这个劳动,因为这会带来我们的失权。
社会主义者们认为,只要这个社会中还有一个劳而不获,劳而没获够的人,剥削就会存在,所以,他们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,重新分配整个社会的生产资料和劳动价值。
值此2023年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,我作为一名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女性,在此郑重承诺。我会珍惜并捍卫我参与社会劳动的权利,尽我所能,继续为女性同工同酬,消除就业性别歧视、农村妇女土地权利保障发声。
最后,希望每一位还未到劳动年龄的女性,以成为一名光荣的劳动妇女为目标,终有一天你们会明白,这是前人给我们留下最美好的礼物。
祝福每一位劳动妇女,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快乐!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内容